法国阶级“大革命” 巴黎怒火在燃烧

法国阶级“大革命” 巴黎怒火在燃烧
明报社评 巴黎发作半世纪最严峻骚乱,凯旋门成为战场,法国政府宣告暂停燃油税方案,推出利民纾困办法,盼息民愤。全球化在西方遇上强壮逆流,法国这场由燃油税触发的黄背心运动,突显城乡和阶 明报社评巴黎发作半世纪最严峻骚乱,凯旋门成为战场,法国政府宣告暂停燃油税方案,推出利民纾困办法,盼息民愤。全球化在西方遇上强壮逆流,法国这场由燃油税触发的“黄背心运动”,突显城乡和阶级对立,以及普罗群众对精英巨富的愤恨。一年半前法国总统马克龙上台,遏阻欧美民粹主义浪潮,但是其方针中心道路为表、亲富亲商为实,未能为法国杀出一条血路。花都骚乱粉碎了马克龙中心道路神话,西方民粹浪潮愈演愈烈,全球化面对愈来愈大应战,怎么变革资本主义,让财富分配愈加公正,西方颇有不知何去何从之叹。黄背心示威反精英马克龙退让求罢兵曩昔3周,“黄背心运动”摇撼了法国。示威导火索是马克龙以减排之名调高燃油税。在法国,司机车内有必要装备黄背心,以便应付在公路“死火抛锚”状况。法国乡郊民众日常依靠轿车收支,早前才捱过高油价之苦,现在又要加税,不少人怒形于色上街对立,“黄背心运动”敏捷延伸。上星期六,巴黎爆发了1968年“五月风暴”以来最严峻骚乱,香榭丽舍大路犹如战场,激进分子一边纵火,一边在凯旋门喷上“马克龙辞去职务”、“推翻资产阶级”等涂鸦,有黄背心示威者描述,“这是一场革新”。今次巴黎骚乱的画面,令人想起半世纪前法国“五月风暴”火烧股票交易所一幕。这两场社会运动,实质其实有显着别离。法国“六八学运”由左翼牵头争夺变革,相比之下,“黄背心运动”没有显着领头人,主要靠交际网络发动,参加周六巴黎骚乱的,既有极右亦有极左分子。“黄背心运动”一发不可收拾,反映了民众不满马克龙施政,亦折射了全球化之下当时法国以致西方的窘境。曩昔二十年,经济全球化为我国等开展我国家带来极大优点,西方兴旺国际亦有受惠,惟在新自由主义经济当道下,小撮巨富精英成为最大得益者,打工仔得益有限,金融海啸引发经济危机,重挫民生,掀起反全球化民粹浪潮,英国公投脱欧和特朗普中选美国总统成为标志事情。2017年法国大选,马克龙发起中心道路,以遏阻右翼民粹主义为己任,打败极右首领马林勒庞,中选法国总统,加上同年德国默克尔连任总理,总算压住民粹狂潮。法国经济有三大死结,包含政府开支过大、劳工本钱太高、中心竞争力缺乏。马克龙许诺变革、发明工作、提高法国商界竞争力,让普罗群众共享经济全球化优点。曩昔两年,法国经济增加脚步略有加速,失业率有所跌落,薪酬慢慢增加,惟通胀萧规曹随,打工仔未觉受惠。马克龙自称方针非左非右,口头禅是“一起”(et en même temps),保证低收入工人与放宽劳工法例规管可以“双管齐下”。马克龙寻求减少政府开支、变革劳动市场等,大方向没有错,但是他的多项方针,比如减少有钱人税等,均属亲商亲富右倾方针,愈来愈多法国人觉得“一起”是笑话,马克龙是有钱人总统,代表精英阶级利益,中心道路不过是政治包装。马克龙以减排为由上调燃油税,看在乡郊民众眼里,不过是拿他们来开刀,不睬民间疾苦,左翼质疑马克龙巧立名目加税帮补国库,右翼以为他为了契合欧盟减排要求,吃里扒外献身国民利益。事态开展成为一场对立马克龙和精英阶级运动,极左极右罕有联手。马克龙民望跌至缺乏两成半,反观超越六成半法国人都支撑或怜惜“黄背心”,乡郊民众和蓝领的支撑度更高达七至多半。不少示威者要求上调最低薪酬,复原上一年废弃的有钱人财产税,现在法国政府退让暂缓上调燃油税,示威者会否“罢兵”,仍是不知道之数。马克龙经此一役,管治威信不易康复,加上德国默克尔民意渐失,抛弃寻求连任,法德能否持续发挥欧洲定海神针效果,向民粹主义和保护主义说不,需求亲近留心。欧美民粹主义方兴未已,背面反映的是西方资本主义堕入危机,普罗群众未能共享经济效果,贫富悬殊肆无忌惮,就连《经济学人》也表明要打开“新资本主义革新”。法德抗民粹面对检测资本主义变革觅出路马克龙建议以中心道路变革“法国特征资本主义”,走了只是一年多已堕入死胡同。欧美右翼民粹政客正试图以经济民族主义和保护主义,应对这场资本主义危机,但是不少学者都置疑,这种将内部对立转化为外部对立的做法,是否可以处理危机。近期美国民主党有人发起参阅德国经历,要企业负起更大社会职责,与职工共享财富,包含立法规则大企业董事局有必要有四成代表由职工选出,至于政府则会考虑向企业供给方针支撑,鼓舞立异开展。这种带有社团主义(corporatism)颜色的变革道路会否成为干流,仍待调查,但是不少美国人明显意识到,资本主义已届变革之秋。

Add a Comment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